中文 ENGLISH
亚化咨询业务导航

亚化咨询:外资电解液制造商在中国为何频繁巨亏?

2017-07-27

电解液作为锂离子电池关键的四大材料之一,对锂离子电池的循环寿命、安全性及容量发挥起着重要作用。此前,受国内电解液企业技术落后、产能不足等因素影响,国外电解液巨头纷纷来华掘金。但是公开信息显示,德国巴斯夫和日本宇部在中国的电解液工厂,却分别出现巨额亏损。亚化咨询《中国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年度报告2017》显示,外资电解液制造商在中国的经营情况如下。

 

巴斯夫1美元出售在华电解液业务

 

20175月,新宙邦与巴斯夫投资有限公司、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根据协议,新宙邦以自有资金收购巴斯夫投资和巴斯夫中国持有的巴斯夫电池材料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1美元。同时,新宙邦为巴斯夫电池材料苏州公司应归还巴斯夫及其关联公司总额人民币2.13亿元的债务提供担保。

 

根据毕马威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巴斯夫电池材料苏州公司2016年营收1.67亿元,净利润-1.70亿元20171-3月营收2888.14万元,净利润-768.02万元。

 

三菱化学与宇部兴产宣布合并在华电解液业务

 

201610月,三菱化学与宇部兴产宣布于20174月合并双方在中国的电解液业务。同时,双方将建立对半持股的合资公司,并将共享专利以开发新产品。除此之外,双方还在考虑将合并在美国和欧洲的业务。

 

宇部兴产年报显示,截至2016331日,公司位于中国张家港的安逸达电解液技术有限公司亏损2,759百万日元(约1.7亿元人民币)

 

台塑三井电解液业务进展缓慢

 

2012年底,台塑集团和日本三井化学合资在中国成立台塑三井精密化学公司,规划电解液产能5000/年。

 

20164月消息,台塑三井精密化学有限公司电解液项目一期1500/年项目进入试产阶段,即将投产。进展十分缓慢。

 

天津旭成计划扩产电解液产能

 

2008年,韩国PANAX ETEC在天津设立电解液分公司天津旭成电子有限公司,年产电解液2400吨。为满足市场需求,20176月,天津旭成发布环境影响评价(第一次),表示将电解液产能增至12000/年。

 

为什么目前大部分外资/合资电解液制造商在华纷纷败走麦城?亚化咨询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1)国内电解液企业竞争力提升

 

中国锂离子电池企业(如比亚迪、天津力神等)早期完全依赖进口电解液;价格昂贵、交货周期长等弊端非常不利于锂电产业发展。从2001年起,国产电解液开始进入市场,电解液售价下降,开始逐步实现进口替代,竞争力提升。

 

随着近几年的技术积累和进步,部分国内厂商开始逐步向国际市场和在华的日韩锂电制造企业供应电解液。

 

新宙邦经过不断努力在韩国及其他东南亚市场取得重大突破,成功进入LG化学供应体系,并成为三星、索尼的优秀供应商。

 

2)中国电解液产能已过剩

 

亚化咨询《中国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年度报告2017》显示,中国2016年电解液产能已达到13.09万吨/年,而同年中国电解液消费量为7.24万吨,产能过剩明显。到2019年,中国电解液产能将达到28.72万吨/年。

 

TIM图片20170809164633.png

 

3)锂盐价格大幅波动影响电解液企业利润空间

 

电解液主要由电解质锂盐、溶剂和添加剂组成。目前电解液使用的锂盐主要是六氟磷酸锂(LiPF6),其成本占电解液成本的较大比例,其价格的大幅波动影响了电解液企业的利润空间。亚化咨询《中国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年度报告2017》认为,企业可通过自产六氟磷酸锂、或通过与国内外供应商保持长期良好合作来保证锂盐合理价格的供应,进而保持高毛利率。在这方面中国电解液领军企业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1)天赐材料

 

20177月,天赐材料表示,公司6000/年液体六氟磷酸锂项目已投产,目前处于产能释放中;2000/年固体六氟磷酸锂项目正在建设中,预计年底完成建设。

 

2)新宙邦

 

20165月,新宙邦表示,在六氟磷酸锂的采购上,公司与国内外供应商长期保持良好合作,能够保证足够的供应,因此暂未计划生产六氟磷酸锂。

 

亚化咨询《中国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年度报告2017》认为,外资/合资企业除继续在技术上的研发外,还可在大型锂电企业周边布局产能。通过加强与客户协作及绑定关系,也是抵御未来市场风险的一种有效方式。范例如下。

 

20174月,江苏国泰发布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张家港市国泰华荣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拟在福建宁德设立全资子公司“宁德国泰华荣新材料有限公司”,拟租用宁德时代宁德厂区内的厂房,总投资约1亿元,实施年产4万吨锂离子动力电池电解液项目,项目预计建设周期1年。